阿树君·LoFoTo

请给你身边的人多一点空间,因为你不知道他正面对怎样的困苦。

合唱『直到世界的尽头』from“灌篮高手”&弹唱『流川枫与苍井空』

两年多了,终于开始提笔记录自己与摄影的点滴了。

这次要写的是上周六(2017.5.13)去石家庄参加的“尼康嘉年华”。

对于尼康的各种活动,很早之前就有所接触,但都无一例外地被我错过,现在想想真的是很可惜。至于为什么这次就真的去到了现场呢?我想这大概就是成长吧,越到大学的后半期越发现时间之于我根本就是不可控的,扑面而来的是紧张与悔恨,之前的虚度、腐烂和日复一日的无聊重复狠狠地振荡了我麻木的心。

我开始慌乱。再也没有迫切地期待假期,开始倍加珍惜快要结束的大学生活,似乎我还有很多事情还没开始,还没做好,还有那些有点儿褪色的理想需要我去一个一个实现……

我买的是周六早上七点的火车,由于前一天晚上很晚才睡,更可怕的是还睡不着,可能是一时间想到第二天是自己一个人早起出门的缘故吧!就这样,早上闹钟响了后差点就想倒头睡过去了,还好之前向别人透露过这件事,出于羞愧,硬着头皮还是起床了,急忙洗漱收拾,没吃早饭。出门准备坐公交,无奈没零钱,刚好时间也来不及了,那就打车吧,结果打车还差点没赶上,幸运的是火车稍稍晚点了几分钟,松了口气。虽然比较早,站台上等着上车的人也不少,看来每时每刻都有人穿梭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呀!这期间伫立着想了些什么已经记不得了,早上的阳光有点让我兴奋,趁着间隙,我抽出相机准备咔几张,一直想拍长长的火车头到火车尾,所以就找了个位置等着火车进站。火车进站很慢,视角还不错,有点小惊喜,满足地将其纳入取景器,心想着终于逮到你了,开始忘我……“啪”,相机包里的镜头掉地上了,火车没拍着还把镜头给磕了,心里很愧疚(不知道怎么给学妹解释,相机是学妹的),抱着相机伤心了好半天才上车。

车上人很多,也很拥挤,最幸运的是有位老奶奶把靠窗的座位换给了我,哈哈哈,一靠窗就可以文艺啦!坐定以后,拿盒牛奶补个早餐,这时候车厢里开始播放马郁的《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》,很熟悉的一首歌却想不起歌名,听到副歌“你说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,我们死也要在一起”后就断定它一定叫“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”。不得不说曲目里选入这首歌还是相当有情怀的,类似的还有《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》、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》、《雨蝶》等等,这些都是我们这个年龄当年觉得俗气现在听会热泪盈眶的系列;情至浓,词达意是它们最重要的特点,足以感动骨子里有点怀旧的我,歌声将我的眼神渐渐拉向窗外,华北很平一望无际,思绪自然飘得无拘无束,也算是让我浅浅的心插上了久违的翅膀。

车没有晚点。下车后飞奔着跑去西广场,如愿拍下这座巨型建筑后,又不忘给自己咔了一张,这时候一位中年男子叫住了我,他背着很大一个包,像是背着一座小山;他很客气地请求我为他拍一张与石家庄车站的合影,“小兄弟,麻烦你了,我要大部分的天空,尽量把车站全拍进去哈”,他说完从包里找出一个小相机递给我,相机磨损很严重,几乎看不清按钮。我俩调整了好几个位置才算完成了这张或许可以成为纪实题材的“旅游照”,他也很高兴地向我表达了谢意,随后找了个阴凉地歇脚,自个儿欣赏刚才的成果。我也要着急地去活动现场,但离开广场地面前又回头望了他一眼。我对他印象很深。

活动举办地在石家庄希尔顿酒店,随引导渐渐纳入视野的是满眼的黄色,会场布置得很盛大也很热闹,现场提供尼康所有器材,并且为大家精心准备了拍摄条件,还有影友们的作品展等等。除去这些最吸引我的是会场内的人群年龄分布:中年人为主,男性数量显著超过女性。可能这也与尼康的用户群体特点有关吧。期间有位年长我好几岁的影友对我手里的D7200很感兴趣,可他手里拿着的相机我却从未见过,听说是03年购入的,一想14年了,这个数字让我顿生敬佩之情。最让我感动的是现场有很大一部分爷爷奶奶年龄段的尼康粉丝,或穿着印有尼康logo的马甲,或戴有尼康发售的户外帽,认真地体验着所有可见和不可见的瞬间,在他们布满皱纹的脸上最大程度地彰显着年轻、活力、幸福与爱。我想不管怎样,那些钟爱摄影,一直热情不减的前辈们一定具有多个灵魂,这种多样性让他们足以承受来自这个世界的所有苦难。我在心里也暗暗笃定:吸纳多个灵魂(善良、包容、接纳……),才会永远年轻。

“人人都善良,你是最善良的那个。”
表白吴小雨,笔芯😝